声音之战:喜马拉雅上市难,行业洗牌再加剧

时间:2021-05-08 18:13    阅读量:613    来源:亿融创服


撰文 | 尹太白、编辑 | 杨博丞、题图 | IC Photo

在线音频头部玩家喜马拉雅再度传出即将上市的消息。 

近日,据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报道,喜马拉雅已在美秘密提交IPO申请,最早可能在今年第二季度融资5亿美元至10亿美元,并且喜马拉雅正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就上市计划展开合作。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IPO喜马拉雅的估值可能会超过50亿美元,是“中国音频第一股”荔枝上市之初市值的10倍。 
而在此之前的3月9日,喜马拉雅同样传出即将赴美IPO的消息,并且拟募资10亿美元。随后喜马拉雅相关人士回应称,目前未有明确上市计划。事实上,早在2018年和2019年,喜马拉雅也曾多次传出即将IPO的消息,但最后均被否认。 
与前几次直接否认的态度不同,此次喜马拉雅对于IPO传闻表现出了相对模棱两可的态度,对此事回应称“不予置评”。 
外界之所以对喜马拉雅上市抱有诸多期待,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喜马拉雅被普遍认为是目前在线音频行业当之无愧的独角兽。来自艾媒北极星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喜马拉雅的月活跃用户数为7221.6万,对比之下,荔枝为5140.1万、蜻蜓FM为2166.7万,喜马拉雅稳坐头把交椅。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这个“众心所向”的节点上,喜马拉雅却陷入了版权纠纷。 
4月26日,明白音乐娱乐集团创始人兼CEO王毅表示,喜马拉雅平台未经许可便将旗下音乐作品和作曲者信息更改盗播。 
一边稳坐在线音频行业霸主的座椅,一边版权纠纷不断,喜马拉雅距离上市究竟还有多远? 
风口之上的在线音频 
在线音频正成为一个备受追捧的风口。 
一个可以列举的例子是,2021年2月,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预告称,将会在即时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上进行在线分享。该推文一经发出,便让Clubhouse火遍全球,截至目前其估值已接近10亿美元。而处于同一赛道且在美国上市的荔枝借着这股东风,实现了4日内股价暴涨340%的神话。 
来自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音频用户数为4.9亿,相较于2018年增加了14.0%,预计到2020年用户数量可以达到5.4亿,其中以有声书、播客等为代表的长音频更容易获得用户青睐。同时,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6月,在线音频用户月均使用时长为600分钟,同比增长75.4%。 
用户群体不断扩大的另一面是市场规模的扩张,上述报告还显示,2020年在线音频的市场规模同比去年增长55.1%至175.8亿元,预计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543.1亿元。 
有一种观点认为,如今中国网民在视频上花费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触顶,听觉产品和服务有更大的探索空间。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中国网民人均每日刷110分钟短视频,再加上中长视频的人数,视觉产品基本进入存量分配阶段。 
反观在线音频行业,如果从用户规模角度来看,在线音频平台移动端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1年2月达到了1.54 亿人,同比增长2.7%,环比增长15.1%,用户基数有所扩大。根据Questmobile数据,在线音频手机移动端用户规模仍较低,但若考虑车载终端和智能硬件等流量入口,在线音频在全渠道下用户规模或更高。 
而从用户粘性角度来看,截至2021年2月,在线音频用户人均月使用时长为298分钟,而在2020年全年,其用户人均月使用时长为473分钟,这意味着用户粘性有所提高。虽然在线音频人均月使用时长在各网络娱乐方式中处于中游位置,且相比短视频和游戏等更低,但在声音类网络娱乐方式中,在线音频明显高于在线音乐和网络K歌。 
随着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张,垂涎这一赛道的除了在线音频老牌玩家喜马拉雅、荔枝和蜻蜓FM外,2020年以来,字节跳动、网易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相继上线了在线音频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线音频行业已发展了9年,其用户规模和用户粘性在逐渐增长,并且依次走过了互联网+、知识付费、直播等多个风口,但迄今为止,仍没有一家平台能在领域内形成绝对优势。 
在线音频的困境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至今没有一家平台能在领域内形成绝对优势的根本原因在于,目前在线音频行业普遍面临着营收结构单一、用户付费率低、版权纠纷等问题。 
这一情况可以从荔枝的财报中窥见,2020年第四季度,荔枝月活跃用户数为5840万,同比增长15%;但是月付费用户人数却由2019年第四季度的43.41万下降至42.24万,同比下降2.7%。 
上市之后,荔枝的股价更是一路下行,市值缩水60%。截至4月28日,荔枝股价已经从上市当日11.63美元跌至6.84美元。股价大跌之余,亏损幅度也在不断加大,荔枝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亏损8220万元,而这已是连续第4个年头亏损了。 
盈利,是摆在在线音频行业面前一个共同的待解难题。 
不仅是荔枝,即便是行业头部玩家喜马拉雅也没能解决这一难题,截止2019年5月,喜马拉雅付费用户达到了400万,付费率仅为5.3%。据极点商业推断,目前平台付费比例仍然堪忧,2020年“不会超过6%”。 
2020年8月,喜马拉雅市场部负责人、副总裁张永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喜马拉雅目前变现端的业务模式主要有广告、内容付费、直播和会员四种。 
但无法否认的是,哪怕有多种变现方式,依旧没能让喜马拉雅解决盈利难题,而没有稳定的盈利,就意味着其仍在烧钱制造生机。 
融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自2012年8月成立以来,截至目前共经历了9轮融资。综合来看,从2014年到2018年保持着至少每年一笔融资的速度,在2018年知识付费火热的时候,喜马拉雅顺势完成了总金额高达40亿元的融资,但之后至今未有新的融资。 
除了盈利难题,版权纠纷是横亘在在线音频平台面前的另一道沟壑。 
比如前文提到的喜马拉雅盗播音乐作品就是一起典型的版权纠纷事件。据王毅表示,其公司签约音乐人森水垚的《古老秘境》《夏天藏着的秘密》两部作品,被喜马拉雅官方编辑擅自更名为《神秘国度》《夏天不远了吧》。他还指出,不仅作品名称被更改,作曲人署名也不是森水垚本人,且两部作品被喜马拉雅盗播。 
事实上,这并非喜马拉雅首次出现侵权行为。天眼查数据显示,喜马拉雅的相关法律诉讼高达1479条,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就有1129条,腾讯、爱奇艺等均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纠纷等原因,向喜马拉雅提起过诉讼,此外,还有多位知名作家、IP持有方也向喜马拉雅提起过诉讼。 
一个可以预见的情况是,随着喜马拉雅的用户和内容资源持续增长,其面临的版权风险将会持续增加。即便未来能够顺利上市,但版权依然是喜马拉雅避不开的“雷区”。 
互联网大厂下场,行业格局生变 
对在线音频感兴趣的不只有喜马拉雅、荔枝等老牌玩家,还有腾讯、字节跳动、网易等互联网大厂,而且腾讯和字节跳动在领域内的布局,已经直接威胁到了喜马拉雅的利益,这也让原本平静的湖面变得暗潮汹涌。 
“长音频将是未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将通过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服务的协同,助力长音频业务发展,加速推动音乐与音频的融合发展。”2020年4月23日,在“酷我畅听”的战略发布会上,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这样解释道。 
事实上,腾讯音乐在长音频市场的布局,早在2019年就已开始。不仅QQ音乐开辟出“听书”板块,引入《庆余年》《盗墓笔记》等原著IP有声小说,酷狗音乐推出了“酷狗电台”,而酷我音乐则发布了“百亿声机”全领域长音频招募计划,砸下百亿资源和资金扶持长音频领域UGC创作。 
腾讯音乐相关人士表示,目前酷我畅听通过与阅文集团等在线文学平台的合作,新增了数千本有声读物内容,并拥有阅文集团最受欢迎作品Top100榜单中大部分作品的音频作品改编权。除在线文学作品之外,还与热门电视剧以及国内漫画IP合作进行音频化改编。 
此外,腾讯旗下的微信也向在线音频领域发起了冲击。2020年12月,微信听书App正式上线,内容涵盖了有声小说、书籍和各类音频节目。通过“集团军”的形式向在线音频发起猛烈冲击,这足以见得腾讯对该领域的重视程度。 
2021年4月23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召开了长音频品牌升级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彭迦信透露了三个关键信息,一是截至2020年底,长音频业务月活跃用户数已突破1亿,二是旗下酷我畅听和懒人听书品牌合并升级,成立全新长音频品牌 “懒人畅听”,三是将通过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服务的联动助力长音频业务发展。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这对于喜马拉雅、荔枝等在线音频老牌玩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事实上,除了腾讯之外,字节跳动和网易也在积极布局在线音频业务。 
2020年6月,字节跳动正式上线了一款名为“番茄畅听”的在线音频应用,番茄畅听依托于字节跳动免费小说平台番茄小说,将番茄小说中的正版小说以音频形式播放出来。相比之下,网易云音乐早在2019年9月便正式上线全新内容版块“声之剧场”,主打年轻IP改编的广播剧与有声书推出语音直播。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腾讯和字节的加入,在线音频领域的新一轮洗牌已然发生,而对于在线音频老牌玩家而言,如何跳出盈利困境、解决不断出现的版权问题,以及如何构建壁垒应对竞争对手仍是最为迫切的事情,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假如喜马拉雅能够成功上市,在线音频领域的洗牌将会进一步加速。
特别说明:文章来源:DoNews。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谢谢!


本期活动预告

时间:2021年5月21日 9:00 ~ 2021年5月21日 17:00

地点:广东深圳南山区软件产业基地卫星大厦7楼航空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