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到的年终奖:2020年免裁券一张

时间:2020-01-14 16:35    阅读量:312    来源:铅笔道

来源:铅笔道(ID:pencilnews)

记 者 | 南柯

编 辑 | 吴晋娜


互联网公司年终奖大比拼,“2020年免裁券”了解一下。

近日,有网友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发帖称,他抽到年会一等奖,奖品竟是一张盖有公司公章的免裁券,上面显示,“恭喜你获得本年度一等奖,免裁劵一张,本劵可以抵消一次裁员,从2020年1月1日起,截止时间为12月31日,期间只要公司续存此劵就有效果。” 

有网友直呼,“免裁券一出,其他公司的年终奖都是弟弟!这算公司版的免死金牌或者丹书铁券吗?” 

刚刚过去的2019年,伴随着投资机构募资难、公司倒闭潮,“裁员”成为这场寒冬中的另一个热词。马云近日因“裁员的最高境界”再度登上热搜,他表示,别人裁员都是直接裁,阿里巴巴裁员是每年向社会输送1000人。

在经济低迷时期,如何“正当”“艺术”地裁员,成为各家公司一大难题。铅笔道梳理一些公司的花样裁员方式,透过裁员了解这些公司及行业背后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最霸道”裁员:神州优车HR当场宣读裁员


2019年12月末,一条“神州优车在工位宣读裁员”的视频在网上引起了热议。视频中,神州优车的HR拿着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让一名员工签字,并对该员工宣布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


当涉事员工向其询问公司发生了什么变化时,该公司HR态度强势表示, “我们不是在跟你协商,是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你如果有什么意见,直接去找仲裁委,我们已经跟仲裁委汇报过情况了,或者你可以通过别的法律途径跟公司沟通。”



根据《每日财报》报道,神州优车员工数量正在快速减少。2019年上半年,公司员工总数从9553人净减少到5767人,半年降幅高达40%。


同样,神州优车的裁员也可能与资金问题直接相关。2019上半年,神州优车营收接近拦腰斩,利润由盈转亏;上半年实现营收19.19亿元,同比下降48.9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52亿元,同比下降550.28%。


此外,2019年3月,神州优车以41.1亿元收购宝沃汽车,后续还注入资金大规模输血改造,打造“汽车新零售模式”,这导致神州汽车再次陷入亏损,“公司联合北京宝沃推出汽车新零售模式,当前正处于市场培育初期,公司在其渠道建设、品牌建设等方面的资金投入较大。”


同时,神州优车旗下的主要业务板块汽车金融服务平台“神州车闪贷”也问题连连。不断陷入“套路贷”风波,多次遭到媒体曝光和大量消费者投诉。


“最委婉”裁员:58同城请走10%副总裁


在2019年年会上承诺不裁员的58同城CEO姚劲波,前段时间在一封内部信中称:“将在年底前降级或者请走10%的副总裁,其他级别也类似。


在姚劲波的话术中,“不裁员”不代表不淘汰人、不替换人,“请走”不代表“裁员”,目的是用淘汰制度驱动员工、提升内部运营效率。同时,2019年秋季的校招正常启动,和去年的招聘规模相当。


他认为,在当下的大环境里,如果每个人只是做到和过去一样好、一样努力的程度,已远远不够。唯有每个人、每个部门用更加创新的方法、更加 “All in”的状态去奋斗,才能形成真正持续的动力。


根据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58同城的营收增速在不断放缓,公司会员服务和在线推广两大收入的营收增速已连续四个季度下滑。


基于此,姚振波表示,在面对来自市场更艰难、更具挑战的时刻,企业更应考虑长远及终极价值。于是,2018年末,他提出,58同城要从信息分发平台转型做服务平台,把一个纯流量平台变成切入交易本身、离客户更近的平台。


58同城原本擅长的“信息分发”遵循的是销售思维,只需完成“销售”这个步骤,58同城与顾客之间的连接便可宣告结束。但在转型做服务平台后,即把原先的轻模式变得更重——销售步骤只是双方链接的开始,后续的服务有远比销售更重、更细节的任务要完成。


从这角度来看,这次花式裁员透露的也正是姚劲波对高效组织的渴望,背负的是转型探索的压力。


最厚道”裁员:马蜂窝裁员N+2赔偿


去年12月,有网友爆料称,马蜂窝于12月12日开始全公司级别的大规模裁员,比例达到40%,而被裁的员工全部按照N+2的的标准赔偿,留下来的人没有年终奖。



有自称马蜂窝公关副总监的网友回应,公司目前在进行正常业务架构调整,人才引进计划仍在继续。铅笔道曾多次求证该回应的真实性,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友的众多讨论中,争着被裁、坐等被裁成为一大看点。“这年头,被裁掉都是福报啊,拿钱走人回家盖房。”“按照N+2的赔偿标准,应该有3个月的赔偿,也就是一趟离职的钱顶得上其他员工上班几个月的工资,还能继续找新工作。”


至于裁员原因,有分析人士表示,这是马蜂窝要加速商业化变现、同时缩减人员成本开支,为冲击IPO交出一份好看的财报。


不过,也有网友向铅笔道表示,马蜂窝此前是依托搜索系的PC大站,这次更换架构,PC端大量的PHP开发将被更换为JAVA开发。JAVA一般适合发展规模较大的公司,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业务向好。况且,去年5月,马蜂窝完成了腾讯领投的E轮2.5亿美元融资,应该不怎么差钱。


目前,国内在线旅游市场分三大系。第一是携程系,大佬携程在途牛、去哪儿网、同程、艺龙这些主流在线旅游网站都有股份。第二个是美团系,背靠美团和大众点评,其中美团的酒店业务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携程。第三个是飞猪系,阿里巴巴旗下的这个综合性旅游出行服务平台集合了数千家旅游服务商。


相比之下,从旅游点评做起来的马蜂窝,就显得有点孤单落寞。另外,从在线旅游市场流量来看,马蜂窝的日活数据距离头部大佬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最尴尬”裁员:Keep程序员节裁员百名程序员  

  

在今年的程序员节当天,Keep的大批程序员丢了自己的饭碗。


10月24日晚间,有消息曝出移动健身App Keep大幅裁员两三百人,甚至可能更多,以技术人才为主。Keep方面对外界回应表示,裁员消息属实,但裁员比例在10%到15%之间,大概有一百人左右,是将没验证通过的业务及时关掉,绩效差的进行优化,属于合理的组织调整和优化现象。


扩张太快兜不住是外界对Keep裁员的评价。在团队规模上,仅2018年,Keep就从200人扩张到年底的800人规模。但一年不到,Keep再次选择裁员。


在盈利模式上,Keep从最初的只做课程,发展到现在的线上卖课和卖货,线下开店的模式。其涵盖的产品和服务包括在线大课、付费小课、会员服务;电商方面,从服饰到食品、智能硬件、功能性健身器材,大到跑步机、健走机、动感单车,小到瑜伽垫,SKU越加越多。


5年获6轮融资,在1.87亿美元资金的投喂下,Keep本想要搭建健身生态,却用资本的力量建立了一个运动爱好者社区、一个连锁健身房以及一个线上商城。


事实上Keep的最大问题,是健身垂直人群没有那么多需求。用户最核心的需求就是付费的,但是他们把付费的要求弄成免费的了。盘子是整大了,但是钱没收进来。”有业内人士表示。


手握2亿健身用户,流量变现难、盈利模式突破、内容同质化成为摆在健身App面前的三座大山。正如自媒体“几何小姐姐”所言,理不顺商业模式,Keep正悬在半空撑一个赔钱的买卖。新用户留不住老用户也流失,想留在原地都需要拼尽全力。


“最高频”裁员:趣头条换血换血换血

 

“加上期权,算起来有个十来万。”铅笔道接触的一位趣头条前员工提到,她在趣头条还没上市时入职,但也是2019年10月底被裁员。此前,公司已经裁过好几批。


成立于2016年6月的趣头条,从创立到IPO仅用了27个月。靠抓住了移动互联网最后一波流量红利,它在快速崛起的下沉市场上,通过接地气的内容和用户激励的运营体系,实现爆发式增长。


趣头条依托社交裂变的“网赚模式”起家,随着用户体量的增长,CFO王静波曾表示,这部分所占的比重会变得越来越小。舍弃不可持续的花钱买用户模式,想要找寻新出路,这无异于一场自我革命。


去年下半年,这种革命带来的阵痛尤为明显,趣头条人事调整纷繁复杂,从高层到基层,裁员和招人一直在持续。


2019年5月,在Q1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趣头条宣布李磊由于个人原因将不再担任CEO这一职位,由趣头条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思亮接任。随后,6月3日,原总编辑肖厚君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称“要回归家庭”;7月22日,有消息称原趣头条事业部负责人吴达不再管理趣头条事业部,调任事业部下属的创新业务线,产品以小视频业务为主。


有知情人士曾表示,很多人离职的核心原因在于公司业绩不达标,这样的变动是互联网公司经常上演的“换血求生”戏码。


前有头条要追赶,后有对手步步紧逼,趣头条来不及慢慢培养自己的人才,裁掉不合适的,从外面招回合适的成为相对快速可行的办法。


“最狠心”裁员:蔚来汽车半年裁2300人

 

蔚来汽车“员工优化”一直存在,2019年3月从约9800名员工优化到8400名员工,减少了1400名。同年8月22日,创始人李斌发表内部信,承认因为行业和公司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为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确认蔚来将在9月再裁员1200人,调整后公司人员规模为7500人左右。


半年裁员数千人,对蔚来汽车来说,资金问题一直是眉头之急。


公开信息显示,蔚来汽车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19年1月初,当时腾讯投资和高瓴资本进行了60亿美元的债权融资。去年,蔚来曾计划引入的两次大手笔投资却也没了下文,包括蔚来与亦庄国投达成的100亿元融资框架协议、以及蔚来与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过50亿元的融资合作。


除了资金,质量也是蔚来面对的一大问题。


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美国敲钟上市。但作为国内最早上市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其首款车型ES8在两个月发生三起自燃事件后,蔚来官方最终针对4803辆ES8进行了更换电池的召回处理。


这使得蔚来汽车品牌在用户心中印象受影响,也波及到销量,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第三季度交付新车4799辆,包括4196辆ES6和603辆ES8。


2019年,蔚来汽车全年累计交付量达到20565台,同比增长81%。利好消息虽拉动蔚来股价出现一定涨幅,但蔚来汽车显然在现金流、毛利等企业运营重要指标上的危险信号仍未解除。


“最可怜”裁员 :熊猫直播融资未果卖身不成

 

2019年3月5日,网上传出直播平台熊猫直播大规模裁员的消息。随后,熊猫直播的员工群收到人力资源的裁员通知。据了解,熊猫直播此前约有500名员工,此次裁员赔偿为半个月工资。同时,熊猫直播也在为员工寻找下家,收集员工简历。


熊猫直播创立于2015年7月,创始人是王思聪。由于王思聪在社交平台上有超过千万的粉丝,熊猫直播在诞生之初就成为了行业焦点。


创立早期,熊猫直播融资颇为顺利,2015年至2017年期间,熊猫直播前后获得5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达到10亿。近两年,直播行业持续遇冷,这对于尚未实现造血,且负债飙升的熊猫直播来说,拿到新的融资续命难上加难。


天眼查数据显示,熊猫直播2015年亏损约5000万元,2016年亏损约5亿元,2017年亏约8亿元。根据熊猫直播公司内部传闻,其负债数额高达十几亿。


融资未果,王思聪选择将熊猫直播卖身求生。2018年7月,行业内曾传出消息,熊猫直播作价约30 亿人民币寻求买家。


不过,负债过多也成为了熊猫直播卖身不成的致命原因。熊猫直播一名内部员工表示,王思聪曾与多家直播平台商谈,想要将熊猫直播出售,其中与一家互联网巨头进展顺利,但在其后的尽调中,对方发现熊猫负债太多,最终放弃了收购。也有投资机构相关人士提及,熊猫直播的BP曾被发到多家大公司,希望能够被收购,其中一家同类公司也表现出了兴趣,但最终因为负债太多没能合作成功。


“最套路”裁员 :网易式裁员刷三观

 

2019年11月23日,《我,27岁,工作5年,身患绝症,被网易裁员》一文刷屏,作者是网易的一名游戏策划,在数万字的文章里,他描述了在身患重病后,遭遇了来自主管、HR 一系列 " 逼迫 "" 威胁 ",强迫自己离职。在这一曝光素材面前,职场遮羞布被狠狠扯下。



除了对网易不够人性的裁员行为进行声讨,文章也使得网易及其业务再次置于讨论中心。事实上,从 2016 年到 2018 年,网易的净利润从 116 亿元跌至 61.51 亿元,几乎腰斩。网易过冬,成为近年来媒体使用的高频词汇。


数据显示,2018 年网易净利润为 61.52 亿元,同比下滑 42.5%,其中游戏业务,收入为 401.9 亿元,虽然同比增长了 10.8%,但相较于 2017 年,这一数字缩水了近 19%,最赚钱的游戏已经显疲态。


在游戏市场,腾讯是网易绕不开的对手。腾讯2019 年 Q2 季度财报显示,当季网络游戏的营收为 273 亿元,而这一数字,几乎是营收为 114 亿的网易的 2 倍。另外,在游戏作品上,虽然游戏版号在 2019 年被放开,除了《阴阳师》之外,被网易重点看好的几款游戏表现均差强人意,比如《倩女幽魂录》《逆水寒》《三少爷的剑》等。


内忧外困之下,网易游戏的增长力已经日渐式微。财报显示,网易在线游戏收入,在 2018 年 Q4、2019 年 Q1、Q2 同比增速分别是 37.7%、35.3%、13.6%。


根据媒体报道,不平和、粗暴式的裁员是网易的惯性行为。2019年春节前夕,网易严选被爆出裁员,比例高达30%~40%。但很多人尚不知情,年前被告知将要晋升的人,在年后收到的却是《解约合同》。   


企业过冬,一手开源,一手节流。缩减员工福利和克扣裁员补偿,看似是不少企业短期有效的节流方式。不过,如果企业发展背后的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裁员也许只是一时的饮鸩止渴,来年还得再裁一波。